打擊商標惡意注冊及使用,商標法修改“數箭齊發”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19-1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市場參與者看到了商標背后承載的巨大經濟價值。此種經濟價值不僅刺激誠信經營的商業主體進行更全面的商標保護,同時也催生了一批以商標惡意注冊、使用為手段來謀取不當經濟利益的不法分子。商標的惡意注冊及使用,一方面,阻礙了商標權利人獲取正當商業利益,擴張商業版圖;另一方面,擾亂了市場經濟秩序,加重了行政、司法機關的執法負擔。

  為此,我國在第四次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下稱商標法)的過程中,充分考慮了上述情形,11月1日,商標法的修改條款開始施行,修改條款著力加強了對于商標惡意注冊、使用行為的打擊力度,以期維護商標制度的規范性與嚴肅性。

  一般主體:“確權”規范

  此次商標法的修改條款特別強調了對于不以使用為目的的商標注冊行為的審查,否認上述注冊行為的合法性。根據《商標法》第四條的有關規定,在商標申請階段,對不以使用為目的的商標申請,應被商標局駁回。這是國家為阻擋惡意商標注冊樹起的第一道保護性高墻,從根源上體現了國家對于商標惡意注冊行為的反對態度。

  除第一道高墻外,商標法第三十三條、第四十四條更設置了補充審查條款,使有關部門在商標初步審定公告階段,甚至是注冊階段,都可以對涉嫌惡意注冊的商標進行監督檢查,及時制止不法商標的注冊行為,更正不法商標的注冊狀態。上述規定,相當于設置了阻擋惡意商標注冊的第二道、第三道高墻,使不法商標在多重檢查程序、多方執法機關監督下無處遁形,也標志著不法注冊的商標毫無穩定權利基礎可言。

  代理機構:特殊規范

  此次商標法的修改條款,除關注一般商標申請主體的惡意注冊,對于具有專業知識的商標代理機構也做出了特別限定性要求。根據商標法第十九條、第六十八條相關規定,代理機構不得在明知情況下接受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委托;否則,代理機構可能會面臨行政、司法乃至刑事制裁。如此規定,充分明確了代理機構的禁止性義務及懲處措施,對代理機構形成了有效震懾,有力制止了具有法律專業能力的相關人員協助不法人員鉆法律的空子,破壞商標法律制度及商標秩序。

  惡意行為:嚴懲不貸

  雖然懲罰從來不是法律制定的終極目的,但恰當的懲罰手段確實是維護法律效果的利器。根據此次商標法的修改條款,對于惡意商標侵權行為,法院給予懲罰性賠償的倍數由原來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提高到了一倍以上五倍以下;法院酌定賠償的最高額也從300萬提高到了500萬。如此,在懲罰金額、懲罰金倍數等方面的調整,無疑提高了侵權人的侵權成本,有利于抑制惡意商標侵權人的侵權動機。

  此外,此次商標法的修改條款,還將懲罰措施從金錢懲罰擴展到對涉嫌侵權物品的制裁。即,人民法院在特定條件下,可以責令銷毀屬于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用于制造假冒商標商品的工具、材料等。雖然上述措施僅覆蓋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這一最惡劣的商標惡意使用行為,但其作為有效搗毀假冒商標鏈條核心環節的手段,可謂為后續商標保護制度的開拓開啟了先河。

  總而言之,此次商標法的修改條款,充分凸顯了國家對于商標惡意注冊和使用問題的重視;法律規定的體系化調整,進一步夯實了有關機關開展法律行動的依據。此次商標法的修改條款在申請、使用監督、事后懲處等環節的全流程發力,可謂數箭齊發,必將對扼制我國商標惡意注冊及使用行為有所裨益。(北京觀道律師事務所 朱金元、張依晨律師)

山西快乐10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