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發布標有商標的商品圖片是否屬于商業性使用?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20-1-19

  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布使用注冊商標的商品圖片,是否屬于對注冊商標的商業性使用?針對這一問題,日前,在圍繞第1046939號“SK及圖”商標(下稱訴爭商標)展開的商標權撤銷復審行政糾紛一案中,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給出了答案。


  根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顯示,法院認為在無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布使用訴爭商標的商品圖片不宜認定為對訴爭商標的商業性使用。


  中國商標網顯示,訴爭商標由浙江省余姚市朗霞鎮帥康裘服廠于1996年1月16日提出注冊申請,1997年7月7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25類鞋、帽、襪、手套商品上。2011年1月13日,經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下稱原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轉讓予浙江省自然人何林斌。根據原商標局2018年4月27日發布的第1597期《注冊商標撤銷公告》顯示,因連續3年不使用,訴爭商標在鞋、帽、手套商品上的注冊被依法撤銷。


  2017年4月17日,河南省自然人張利軍以訴爭商標在襪商品上于2014年4月17日至2017年4月16日期間(下稱指定期間)連續3年不使用為由,向原商標局提出撤銷請求。


  為了證明指定期間內在襪商品上對訴爭商標進行了使用,何林斌向原商標局提交了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與妻子王玉晶的結婚證明、王玉晶向他人采購產品的合同及電子回單證明、微信聊天信息截屏、電子回單、商位使用權證、完稅證明及發票公證書等證據材料。


  經審查,原商標局認為何林斌提交的商標使用證據有效,張利軍的撤銷理由不成立,遂決定對訴爭商標不予撤銷。


  張利軍不服原商標局所作決定,于2018年1月30日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評委)申請復審。原商評委向何林斌寄送了答辯通知但被郵局退回,原商評委后來進行了公告送達,何林斌在規定期限內未予答辯。


  2018年12月28日,原商評委作出復審決定認為,何林斌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在襪商品上于指定期間進行了公開、真實的商業使用,據此決定對訴爭商標予以撤銷。


  何林斌不服原商評委所作復審決定,隨后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并向法院提交了義烏市公證處(2019)浙義證民內字第2812號公證書一份,公證內容為王玉晶微信賬號內容截圖。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何林斌提交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核定商品上進行了真實、合法、有效的商業使用,據此于2019年8月19日判決駁回何林斌的訴訟請求。


  何林斌不服一審判決,繼而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并提交了其向王玉晶出具的授權書原件,載明何林斌授權王玉晶無償使用訴爭商標及第11225695號“SK”商標,出具時間為2012年7月19日,用以證明王玉晶有權使用訴爭商標,且在案證據可以證明訴爭商標進行了實際使用。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何林斌提交的營業執照、結婚證明、商位使用權證、完稅證明僅能證明何林斌與妻子王玉晶系個體工商戶并租賃商位從事經營,不能證明訴爭商標的實際使用;王玉晶與案外人簽訂的采購合同并不能證明訴爭商標的實際使用;微信聊天信息截屏、電子回單僅能證明王玉晶委托案外人設計印刷商品包裝,并不能證明復審商標的實際使用;何林斌僅提交了一張指定期間出具的發票,且發票中同時標示了4件商標,數量極少,即使考慮個體工商戶的性質,指定期間僅出具一張發票也難以用交易習慣來解釋,且何林斌注冊了多件含有字母“SK”的商標,該發票中的“SK”字樣難以與復審商標相對應,不足以認證明何林斌對訴爭標進行了真實的使用;何林斌提交的公證書中的截圖王玉晶在其微信朋友圈發布,而微信朋友圈相對而言受眾面較小且人員相對固定,在無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朋友圈中發布使用訴爭商標的商品圖片不宜認定為對訴爭商標的商業性使用。綜上,法院認為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訴爭商標于指定期間在襪商品上進行了真實、合法、有效的商業使用,據此駁回了何林斌的上訴請求,維持一審判決。(王國浩)


  行家點評


  趙虎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 合伙人、律師:我國商標法規定了商標撤銷制度,對于連續3年沒有使用的商標,他人可以申請撤銷其注冊。在此類案件中,爭議最多的問題莫過于判斷商標注冊人提供的證據能否證明訴爭商標的使用。根據我國商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商標使用的本質在于商標是否隨商品一起投入到了市場中,是否起到了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在判斷商標注冊人提供的證據是否可以證明對訴爭商標進行了商標性使用時,關鍵在于判斷在案證據是否可以證明訴爭商標隨商品投入到了市場中并起到了區分商品來源的作用。


  該案中,何林斌提供的使用證據不多,大部分證據不是直接證據,無法直接表明訴爭商標投入到了商業使用中。僅有的直接證據有兩項,一是銷售發票;二是微信朋友圈動態。同時,何林斌提供的銷售發票極少,只有一張,且一張發票上有多件商標,這種情況屬于象征性使用而非真正的商標使用行為。


  對于何林斌提交的微信朋友圈動態是否能夠證明訴爭商標的使用,法院認為微信朋友圈相對而言,受眾面較小且人員相對固定,在無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朋友圈中發布使用訴爭商標的商品圖片不宜認定系對復審商標的商業性使用。因為其他證據嚴重不足,法院認定在案證據不能證明訴爭商標進行了商業性使用。


  筆者認為,朋友圈動態圖片、視頻需要結合其他證據佐證才可證明對商標進行了商業性使用。例如某人利用微信進行營銷,微信上的朋友特別多,而且可能有多個微信一起推,不但如此,還有朋友看到了其微信朋友圈發布的圖片、視頻后聯系他購買相關產品,通過微信進行了交易,提供了郵寄地址,這個完整的推銷和交易的過程進行了多次,足以證明將商標投入到了商業交易中,屬于商標的使用。


  綜上,證明商標使用的關鍵點在于商標是否隨商品一起投入到了市場中,是否起到了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無論證據形式如何變化,只要能抓住這個關鍵點,就可以證明商標進行了使用。


 ?。ū疚膬H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山西快乐10分预测 股市行情大盘上证指 双色球选号技巧超准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皆赞金多多预约 局王七星彩排列五规律图 河内时时彩官网开奖结果 _博彩网 浙江体彩飞鱼走势图 股城模拟炒股软件 凤凰v彩江苏快3app 《博彩绝技》